梁上弦声

三万人中慷慨唱年少。

【凌澄】舅舅,抱抱

文前预警:

在下第一篇同人文。相隔时间不长,没剧情傻白甜甥舅互动萌。

之前发过一次,不知lof娘找到了什么敏感词,给删了。

重来一发,希望lofter再爱一次。在下就选择原谅她qwq.

【1】

江澄一手按住金凌头顶以防他偷跑出去,蹙眉听着幼儿园老师向他报告金小同学最近种种的劣迹。

金凌倒没干什么太出格的事,只是收敛不了在家里那副大小姐脾气处处招惹是非,被同学集体孤立起来了。要不是这几天江澄偶然察觉自家外甥脾气越发暴躁因而抽空来幼儿园询问大小姐的近况,估计打断他的腿金凌都不会对自己诉苦一句。

最近筹钱投资酒吧那事儿就够惹人烦的了,还有个不省心的金凌在旁边闹腾,江澄十分头疼并打算把大小姐放魏婴家寄养几天。奈何金凌死活不肯离开小叔新送给他的宠物狗,江澄也担心自家外甥会被魏不要脸带坏了,这个打算只得作罢。

无妨无妨,事必躬亲才是江老板的范儿。江澄这样安慰自己,一边推掉和蓝家大少爷的约谈赶过来处理金凌惹的一箩筐破事。

 

金凌刚哭过,稚嫩的小脸上泪痕犹新,双眼红肿。

 

金凌那老师说教得口干舌燥,停下来喝了口水,大有接着滔滔不绝之意。

江澄眉梢一抽,干脆利落:“没什么要紧的事,恕江某先带着阿凌回去了。”

也不容拒绝,说罢便领着金凌抽身。金凌极其嚣张响亮地从鼻孔里“哼”一声,迈开步子紧跟舅舅出去了。

 

刚过园门江澄便停下来,算是照顾照顾金凌那两条走不快的小短腿。

外面艳阳高照,江澄面沉如水,周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几分。金凌摸摸自己的腿,立刻偃鼓息旗,战战兢兢地跟上去。

江澄一转头,看着他似笑非笑:“还知道害怕?”

金凌颤巍巍伸手死死抱住舅舅,抬头盯着江澄。他身高尚不及江澄腰部,只能抱着自家舅舅大腿撒娇求饶,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神似江澄酷爱的某品种宠物狗。

江澄心里一软,忍不住抬手揉乱自家外甥一头黑发:“那孩子是你打伤的?出息啊金凌,人家都上一年级了,比你得高半个头。”

金凌“哼”的一声也不回话,任凭江澄拖着他进了车里。江澄侧身细心地给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金凌系好安全带。

金凌眼眶微红嘟着嘴,唇红齿白煞是如玉雕出来的人儿。

“跟你小叔借的。”注意到金凌目光里流露出的好奇,江澄边发动车边解释道。他自己倒也有一辆好的,不过被魏婴借去撩妹用了尚未归还。

金凌撇撇嘴:“还以为舅舅你发了呢。”说话声带着严重的鼻音,但可以听出来心情已是多云转晴。

江澄目不转睛地盯着车道,一边腾出一只手来拍了拍金凌才抚平的头发:“没大没小,当心你的腿。”

声音里带了一丝柔和,这对平素高冷的舅舅来说已是极为罕见。感动万分的金凌吸吸鼻子,强行捉住那只手蹭了蹭。

江澄面带嫌弃地抽回手,顺便把鼻涕眼泪抹在了金凌衣服上:“几岁了?还哭。”

金凌闷闷道:“六岁。”

“嗯,都这么大的人了。阿凌不哭。”

 

【2】

“所以阿凌到底怎么了?一回来就把自己和仙子关在房间里。”过来串门看看金凌的他小叔金光瑶不无担忧地问。

江澄心不在焉地摩挲着尾指上那枚戒指:“有同学欺负,打了一架而已。小孩子家过几天就好了。”

金光瑶眼底幽光一闪,叹了口气道:“大哥和嫂子去得早,辛苦江先生独守着江家了。”

“不辛苦。”江澄不咸不淡回道。

金光瑶最是擅看人脸色的,见江澄一副怠懒的模样便起身告辞。江澄道了声不送。

听得门合上的声音,江澄松懈了坐姿仰面倒在沙发上。一天的舟车劳顿实在叫人吃不消,江澄现在只想睡个昏天黑地十八九天。

然而并不能,没那么多时间能给他休息。

江澄闭了闭眼,抬手遮住双目。

唉……金凌那小子若不收一收他这副不合群的大小姐脾气,长得再冰雕玉琢也娶不到媳妇。

江澄自己就是个例子。

 

【3】

江澄“芳龄”二十四,属未婚男青年。父母和姐姐、姐夫都已作古多年,余他一个人把外甥辛辛苦苦拉扯大。其间诸多困苦足够江澄掬一把辛酸泪去哭倒长城。但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叱咤职场的江先生自从姐姐死后就再没哭过。

职场得意,情场却不甚顺畅。江澄长得一副富贵公子哥儿的俊俏刻薄模样,上大学时脸能排到前五,自然不缺迷妹追他。无奈有金凌这个年不满十岁的累赘在,和女朋友去哪儿都得带着他照看。

这不算什么,问题是那些女人一个个的好吃醋连阿凌不放过。

最常用的问题是:“晚吟学长,我和你外甥同时掉进河里你救谁?”

金凌小的时候。江澄:“阿凌。”

金凌大一点,学会了游泳。江澄这样回答:“并不关我事。”

如此直率,活该单身。

 

【4】

金凌房间的门“吱呀”一声打开,探出那只阿拉斯加奶狗小仙子的脑袋。江澄看了一眼,只见小仙子狗毛凌乱,湿漉漉地贴在身上,想来是被金凌抱着好生边哭边蹭了一顿。

金凌颠着小碎步跑过来,熟练地翻过沙发摔在江澄身上。

江澄被砸得一口气没喘上来,险些吐血,单手提溜起金凌后领把他拽的离自己远了点。

金凌哭了一场发泄,此时心情甚好,和小仙子一起蹲在沙发旁笑嘻嘻地看着江澄。他满心觉得舅舅可真是好看,怎么看都特别养眼。只是眉宇间戾气重了些,双眉皱得拧在了一起,连闭目养神时都不肯放松。

这样想着,大小姐伸出魔爪揉向自家舅舅眉间。江澄看都不看一掌拍开,转了个身背对他继续休息。

半晌身后没了动静。江澄自觉方才反应似乎过激了点,担心金凌委屈,撑起半边身子抬头往后看。哪承想金凌也正目不转睛地趴着看江澄,“砰”地一声便撞上了他的额头。

金凌瘪瘪嘴,当即就哭了。

江澄一边手忙脚乱地给他擦鼻涕擦眼泪一边长叹,他是真心不会带孩子啊!

 

【5】

转瞬经年。

金凌站在镜前打量自己。

十七八岁的少年意气风发,举手投足满是矜傲之气,眉眼漂亮得近乎刻薄了点。乍一看,与他那位绝代风华的舅舅极为相似。

金凌爱极又恨极了这点相似。

他按在镜面上的手指稍稍用了些力,唇角不自觉地抿紧。

少年眼里涌上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郁郁而沉炽。

江澄,江澄。

舅舅。

江澄是他舅舅。只是他舅舅。

金凌用力揉了揉眉宇,把浓得化不开的积郁揉进心里藏起来。依然是平日里没心没肺一昧骄奢淫逸的模样,他原地转了个身,抬脚出了卫生间。

甫一出门,便见江澄正神色阴郁地坐在沙发上,一张似乎是揉皱了又捡起来展开的纸被他紧紧捏在手里。

那是一张简洁的信笺,装饰全无,颜色素白。可以,这很姑苏。

金凌没来由地一阵心虚,深吸一口气道:“舅舅……”

江澄凌厉的眼神立刻扫了过来:“几点了?!还不快去上课!”

金凌也不言语,绕过茶几在江澄面前站定。

他站着,他坐着,俯视的视角恰好能看到江澄晨起尚未整好的衣领,以及其下半遮半掩的线条明晰的一对蝴蝶骨。金凌莫名觉得嗓子发干,强迫自己将视线从那处移开,看着江澄一双杏目,咽了咽口水,鼓足勇气道:“舅舅,我今天不去学校了。”

江澄一皱眉:“什么?”

金凌一板一眼背书般地答道:“思追邀我去参加小舅舅和蓝二少爷的婚礼。既然是小舅舅的婚礼,自然要去的。我已经和老师请好假不上课了,不去也只能待在家里。”

江澄低头看了一眼手里那张请帖,才把“小舅舅”这个称呼和魏婴那家伙联系起来。

金凌对魏婴从来是直呼其名,向来无甚尊重之意,看来这次是真的很想去参加他和蓝湛的婚礼。江澄心头一阵不爽,咬牙道:“……魏不要脸。”

他蓦地转向金凌,喝道:“别跟他学坏了,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无意间猝不及防地正道中了金凌的心魔。金凌呼吸一滞,眼神略显哀怨:“舅舅……”

“要去就去,别磨磨唧唧的像个大小姐。”江澄随手将信笺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从沙发上站起来。

年近而立的青年依然带着一股不可逼视的锐利气势,那种具有攻击性的俊美不减半分风华。

他比年纪尚轻的金凌高出不少,居高临下颇具威仪,一个眼神便如一道冷电狠狠抽打在金凌心头。金凌心里微微颤了颤,感受到了自己几乎破膛而出的心跳。

最终他忍住了莫名的冲动,往后退了一步,道:“那我先走了。舅舅,我在包厢里等你。”

江澄杏眼圆睁:“谁跟你说我要去的?!”

他这舅舅跟他可是一模一样的口是心非,深谙此道的金凌当然不会作真。他在原地略略停了停,转身向门外走去。

江澄忽然叫住他道:“等等。”

金凌心中窃喜,却仍克制着不慌不忙地转过头:“舅舅?”

江澄面色阴冷:“你和蓝家那个小子关系很好?”

金凌不解:“蓝愿和我是同班同学,又是蓝二少爷的亲戚,所以我们也算是沾亲带故的。舅舅,你问这个干什么?”

江澄咬牙道;“……没什么。”

 

【6】

虽说是“婚礼”,其实不过只是一群熟识的人聚在一起吃顿饭小小庆贺一番。何况蓝湛和魏婴两个基佬,能办下结婚证已算不易,更遑论一场盛大的婚礼了。而蓝二少爷素来不喜奢侈,魏不要脸也从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所谓庆贺,也不过是在一间KTV的包厢里唱唱歌叙叙旧罢了。

彼时忘羡二人正深情颂唱他们的定情曲,金凌和蓝思追两个未成年人则被暂时赶到拴着仙子的天台上避嫌。相对无言了一会儿,金凌摸摸仙子,率先开口道:“谢谢你请我过来。”

蓝愿笑道:“魏前辈让我请你来的,要谢还是谢他吧。”

两人又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谈论学校的事情以及现今流行的各种网络游戏。蓝思追虽然是个标准的好学生,但在魏婴的影响下也对这些游戏有所了解。而金凌更是自小被宠着长大的,闲暇时无人跟他说话,他也就只能玩游戏打发时间。如今好不容易有人跟他聊天,自然如找到决堤口的洪水滔滔不绝起来。

相谈甚欢。

那点对江澄隐秘的非分之想,此刻牢牢锁在金凌内心深处。但他知道,那点儿抱有希望的火焰从未真正熄灭过。

总觉得,再多亲近一些,再多接触一些,他就能踏进舅舅那个长年冰封的世界。

他的舅舅一点都不高不可攀。只有他才知道,江澄也有如斯温柔的一面。

金凌为自己这样的特权窃喜过无数次。也无数次告诫过自己,那是因为他是他外甥,是他唯一的亲人了。江澄之所以对他好,无非是对尚在身边的人的珍惜。

而这种珍惜,金凌甘之如饴。

却也因此万劫不复。

他的目光禁不住地往包厢里瞟。蓝家大公子正端坐在桌前八风不动四平八稳,滴酒不沾唇。而说好不来的江澄坐在他身侧一杯接一杯地喝酒,显然被发小脱单刺激得不轻。

他的目光微有些涣散,烈酒烧得脸颊微红,原本就是极为出挑的长相,这般越发使人移不开眼。杏眸水波荡漾,恰似莲花湖里船桨荡开的一抹月光。

金凌喉结滚动了一下,毫不犹豫地推开天台的门,道:“舅舅。”

江澄抬头看他,眼神迷惘:“阿凌……”

醉得不轻。连声调都带了平日里绝不会有的柔和软糯,听得金凌心头一颤一颤地。

他定了定神,扶起江澄转头对蓝曦臣道:“蓝先生,我先带我舅舅回家了。路远,晚了的话不好走。”

蓝曦臣温雅和煦地一笑:“用不用我开车送你们?”

金凌果断地摇摇头:“不用了,我们可以打车,不必麻烦蓝先生。”

 

【7】

KTV楼下有一条小巷,大街上的路灯照亮一半,却照不亮另一半黑暗。金凌半拖半拽着江澄来到这边,过程中二人时有肢体接触,每一次都能让他心头狂跳不止。

金凌按捺心思,靠着墙歇了歇脚。喝醉的江澄倚在墙边,连梦里眉头都是紧锁的,看得金凌止不住心疼。

他的舅舅,他的江澄,他的晚吟啊……

望着最熟悉、最亲近之人被酒精染红的那张昳丽的面容,金凌几乎压抑不住被紧紧锁在心底的感情。

“舅舅?”他试探着叫了一声。

江澄眉心颤了颤。

 

【8】

他没有睁开眼睛,金凌也就放心大胆地为所欲为了。魏不要脸曾跟金凌透露过,江澄此人酒品极差,轻易不醉,但一醉定会做出惊世骇俗的事来,事后酒醒却什么都不记得。

换句话说,那就是无论金凌现在对他做什么,江澄醒来后都不会知道。这样想虽然有点儿不甘,但却是金凌唯一有胆量亲近舅舅的时候。

 

他握住江澄的手腕,指尖微颤,却是毫不犹疑地将男人按在墙上。江澄脊背狠狠地撞上墙壁,忍不住闷哼一声,长睫微颤。

教科书第一式,壁咚。

金凌虽然未经人事,却也对这种……一知半解。加之自从发现自己对舅舅动情以后,每每被蓝景仪那混小子拉去看“岛国爱情动作片”时都会留意如此这番。偶尔自渎都是以舅舅为想象中的身下之人。

如今他果真在他身下婉转,如梦如幻。

金凌破罐子破摔地一俯身,实现了一直以来存在心中“一亲晚吟芳泽”的愿望。

与长相之锋利凉薄所不相符,江澄嘴唇柔软,一如花瓣,泛着一丝醉人的酒香。

酒不醉人人自醉,金凌紧紧贴着自家舅舅两片唇瓣,觉得自己真真是无药可救了。

他腾出一只手扣住江澄后脑,将他压向自己,加深了这个吻。

分开时,唇齿间带出一点yin,mi的银丝,勾在江澄颈上。金凌伸出舌头舔干净,往上含住了江澄的喉结。

江澄呜咽一声,稍稍侧过头来。

他从耳垂向下的皮肤已被金凌印上大大小小的吻痕,沾染了几分诱人的粉色,酥酥麻麻地挠得人心头发痒。却是一直没有睁开眼睛,任金凌在这里胡作非为。

金凌眸子暗了暗,忽然腾起火来——是不是只要江澄喝醉了,任何人都能如此待他?!

他用力咬了咬含在口中的要害,再用舌尖细细舔了一番,这才放开了江澄。

江澄被吻得几乎失了力气,软软靠在墙上往下滑了滑。金凌眼疾手快地一把接住,让他倚在了自己怀里。

“舅舅……”他低声唤道。

江澄不动。微弱的光线下他的侧脸多了一丝罕有的柔和,看不到那双虽然漂亮但有着凌厉眼神的杏眼,金凌胆子也大起来。

金凌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舅舅你知道吗?阿凌好喜欢你的,不是家人的喜欢,是真的很……喜欢你。”

他定了定神,亲亲江澄的耳垂,接着告诉这个也许已经睡着了的人自己一直藏着掖着不敢说的心迹。

“心悦你。想要你。嗯,就像魏不要脸喜欢含光君那样,我喜欢你。”

想了想,又改口道:“不对,和他们不一样。含光君也心仪魏婴,可是舅舅不会喜欢我啊。”

金凌微垂着眼帘,笑容里带着苦涩。

【9】

江澄软软地靠在出租车后座上,金凌一手揽住他的肩。车窗半开着,透进深夜微凉的风。

金凌另一手解下自己的外套,难得细心地披在江澄肩上。

江澄半阖着眼,不知心中该作何感想。

 

其实从金凌那小子抱着自己下楼时,江澄就已经醒了。他其实喝得并不多,喊“阿凌”那一声时已算散了大半。只是那天子笑实在烈,江澄一直没缓过来劲儿。

大小姐哪里晓得照顾人,一路磕磕绊绊,好几次墙角都撞上了江澄的脑袋。奈何酒意醉人,江澄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更遑论抬手阻止金凌对他惨无人道的“摧残”。

是以,在金凌亲上他的那一刻,江澄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喝下去的酒似乎都被一盆冷水迎头浇灭,让他不得不回到现实。一直在逃避的现实。

金凌对他那错误的感情,江澄不是不知道。虽然江宗主委实不是带孩子的料,但金凌跟他这么多年,这种细枝末节的事他总会发现并牢记在心的。

金凌每次看他的眼神。

完全不是一个外甥看管教甚严的家长眼神,而是陷入苦恋的少年百转千回求而不得的目光。

带着最后一眼的绝望,灼热得让江澄发慌。

再如,金凌总喜欢找各种借口跟着江澄一起睡。一个房间两张床,早上醒来两人必定在一张床上。

是金凌自己溜过来,还是趁江澄熟睡把江澄抱了过去的?他不愿想,也不敢想。只是此后鲜少会答应金凌这种“特殊”要求了。

然而听着金凌的告白,江澄却没有那种看到魏不要脸和蓝二搞基时不适、反感、无法理解的感情。相反,他居然有一点莫名其妙的……欣喜,虽然很快就被巨大的愧疚感淹没。

金凌长成这样,怪谁?

还不是因为江澄平时只顾公务,疏于管教,才让金凌错误地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不仅仅性别有差错,这个对象还是他舅舅,江澄自己!

江澄想死的心都有了。然而酒醉后几乎动弹不得,他也只有静静听着金凌的心声。

听到最后,江澄撑开一线眼帘,看着金凌那张笑得很勉强的清秀中犹带稚气的脸,只觉得无比心疼。

若是以往,他会说,谁不喜欢我家阿凌舅舅就拿鞭子抽死他!

江澄也确实想抽死自己,奈何有心无力。谁成想金凌这臭小子,居然,居然……

“舅舅。”上了出租车沉默了许久的金凌忽然再次开了口。

他道:“舅舅,要是你醒着,可以抱抱我吗?”

就像小时候一样。我记得,母亲死后,你就再没有主动抱过我了。

真的很想,要舅舅抱抱啊。

【10】

那个温暖的拥抱突如其来。

金凌僵坐在车座上,几乎呆若木鸡。

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抱着那么一点儿微弱的希望,以及绝望。

然而在这个拥抱里,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金凌把头埋在江澄颈上,眼泪湿润了他的衣领,像小孩子一样在他衣服上蹭来蹭去,全然没有巷中凶狠亲吻他的模样。

江澄抱着几乎整个人坐在他身上的外甥,不知该作何感想。

这算是……答应了?

大概,也许,应该。

 

江澄腾出一只手摸了摸自己方才被啃咬的嘴唇,回味了一下那种感觉。

嗯,阿凌的技术还不错。

 

【end】

评论(19)

热度(625)

©梁上弦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