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上弦声

三万人中慷慨唱年少。

【宁澄】报答平生未展眉

微博

*初衷不过结尾一句。

*他们连名字都如此美好qwq

1.

(屏蔽点微博qwq)

2.

那一鞭落在背上,他咬紧牙关承了,未出一声。

江澄出生时,路过云梦的瞎道士掐指一算,说他十七岁上有道大劫。

这年头,招摇撞骗的算命瞎子多了。

好死不死,江澄遇上了一个真的。

只一夕,他拥有的所有便烟消云散。


痛得多了,知觉渐渐麻木。

江澄便恍恍惚惚、似看非看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地板,也不知应想些什么。

魏无羡……

他闭了闭眼,只盼那脑.残莫要也被抓住。

至于自己,死了就死了。


江澄曾幻想过无数壮烈的死亡。

乱军中力竭,悬崖上定情,暗夜下长箭穿心...

【湛澄】十载风雨(1~3)

【湛澄】十载风雨

图片版

【1】.金子轩身死.乱葬岗.

惊雷乍起。天边划过的闪电犹如灵蛇夭矫,穿行云间,不时映亮此处漫漫长夜。谁家顽童闲放的纸鸢被东风卷上了树梢,在风雨中飘摇不定,亟欲飞起。奈何那根断掉的长线紧紧缠住了树枝,任它怎样上下翻飞也挣不开枷锁。

雨势渐渐大了,纸鸢也重重落在地上。

蓝湛看着,想它一世,俯览众生。

终是仅由一人便踩到了脚底下。

一只紫色长靴踏过纸鸢的支架,雨水染得颜色稍深的衣摆随动作略微扬起,同样是端沉的正紫。

紫衣的主人撑着一把油纸伞,另一只手持一把长鞭,其上灵光流转,如有滋滋之声,便好似一道闪电落进了斯人掌中。

彼时江澄不过二十而已,眉梢阴冷眼角矜

【全职】十四情书

【全职】十四情书

*7×2=14

*多cp脑洞段子,超短,排名不分先后

*ooc破天际文笔渣出新高度

【周江】

我喜欢过一个人。

他们都说我是谨慎的人。滴水不漏,八面玲珑。

他们都不知道我已经将所有的后路封死,孤注一掷,破釜沉舟。

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疯狂。

“我喜欢你。”

你不愿意说的话,我替你道尽。

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

所以不需要说那些你根本不擅长的辞令了。就这样吧。


“……江。”

你都没有听我把话说完。

江,我是,喜欢你的啊。

【叶蓝】

我喜欢过一个人。一厢情愿,无事生非。

我的那些哥们都知道在下这点百转千回的小...

【周翔】一定是我打开周泽楷的方式不对

迟来的生贺,给世界第一帅的扶疏公子

 @-关山千里- 

欢脱无脑风格,也许不够欢脱,可能无脑过了。

OOC是习惯的,文笔是不存在的。

开头据说有周江嫌疑。没关系你看到结尾。

1.

子弹所及之处,周泽楷即是规则。

战场上的确如此。

但在三次元的世界,不善言辞的轮回队长完全没有韩文清在霸图那样的话语权。

……好吧他说了也可能没人听得懂。

只有江波涛!

只有江波涛!

只有江波涛!

人际关系之佳可排全联盟首位的九点水大大拥有一项神奇的技能——周语十级翻译器。

但今天,翻译器大大不在。

不在!不在!

你不在,我不在,谁还!会在!

……周泽楷和孙翔在训...

【凌澄】舅舅,抱抱

文前预警:

在下第一篇同人文。相隔时间不长,没剧情傻白甜甥舅互动萌。

之前发过一次,不知lof娘找到了什么敏感词,给删了。

重来一发,希望lofter再爱一次。在下就选择原谅她qwq.

【1】

江澄一手按住金凌头顶以防他偷跑出去,蹙眉听着幼儿园老师向他报告金小同学最近种种的劣迹。

金凌倒没干什么太出格的事,只是收敛不了在家里那副大小姐脾气处处招惹是非,被同学集体孤立起来了。要不是这几天江澄偶然察觉自家外甥脾气越发暴躁因而抽空来幼儿园询问大小姐的近况,估计打断他的腿金凌都不会对自己诉苦一句。

最近筹钱投资酒吧那事儿就够惹人烦的了,还有个不省心的金凌在旁边闹腾,江澄十分头疼并打算把大...

【叶蓝】我们

1.

兴欣挑战赛击败嘉世战队创造奇迹的那一夜,第十区沸腾了。

看完转播后,许博远翻箱倒柜找了半个小时蓝河的号,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早把账号卡还给了俱乐部,于是有些不知所措。

梁易春进来时只见这人目光呆滞坐落在满屋狼藉中状似疯癫,嘴角抽了抽:“搞什么呢这是。”

许博远猛地回头,看到他的瞬间眼睛一亮,随即又黯淡下来:“……找蓝河的账号卡呢。忘记已经还回去了。”

“都交给组织了,还痴心妄想啊。”梁易春深沉地点了根烟,一边吞云吐雾地说。

许博远一怔。

痴心妄想?

老春只是懒得打字,语文功底尚可对得起小学老师。

这个词用的不错。

他兀自伤春悲秋一会儿,转头问梁易春:“有事?这么晚还...

【凌澄】金星雪浪(含肉末)

文前预警:

①OOC破天际

②一块辗转炖了三星期的肉……末

③前戏又渣又长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正文:

云梦春近,莺唤起一庭佳丽。

金凌带来的那盆金星雪浪开得正艳,摇曳招展间如美人弱柳扶风之姿,甚是叫人心生怜爱。

牡丹美于国色,香气倒并不馥郁。金凌这盆金星雪浪却带着一股醉人的芬芳,江澄忍不住狠狠吸了一口花香。

他一日也未曾让下人怠懒了浇花。恰逢今时偷得浮生半日闲,便亲自舀了一桶水往花上泼洒。

江宗主哪里做过侍弄花草的事儿,甫一接触疾风骤雨般泼下来的井水,几片花瓣便被雨打风吹下来。江澄只得住了手,提着水踟蹰片刻,还是回身往房里去了。

 

金凌在金麟台事务繁忙,日理...

【筠渊】杯酒暖

发布了长文章:【筠渊】杯酒暖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筠渊】杯酒暖》

©梁上弦声 | Powered by LOFTER